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构建医联体,无疑是2017年中国医疗的最大风暴。旨在促进医疗资源下沉,提升基层服务能力的医联体建设是医疗资源的自我整合,是典型的供给侧结构改革,为分级诊疗提供支持。
  
  在11月15日举行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70周年,“未来医院建设与发展”学术活动医联体建设论坛上,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处长王毅透露,国家卫计委正在加紧制定与医联体相适应的绩效考核机制,最终评价结果将与人事任免等挂钩。
  
  阶段性成效:全国所有省份印发分级诊疗文件并启动2017年4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以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为群众提供优质便利医疗服务。
  
  在我国,以往也有过一些医疗联合体性质的尝试。但今年将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列入《政府工作报告》里的重点任务,并且由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进行部署,尚属首次。如今,医联体建设已不再是各地可有可无的自选动作,而是成了一项上升到国家行动、各地必选的规定动作。毫不夸张地说,医保、医疗、医药联动下的新型医疗联合体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疾病管理体系。在王毅看来,医联体建设的过程,正是实现“以疾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的过程。
  
  建设医联体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目前,全国医联体建设取得了多个阶段性成效。王毅表示,全国已有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印发分级战略文件并启动,分级诊疗试点扩大到321个地级以上城市,占全国94.7%;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了22.2%;截止2017年6月,817个贫困县的县医院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占全国832个贫困县的98.2%。
  
  存在问题:个别大医院“跑马圈地”
  
  医联体建设加速推进,但国家卫计委早已发现,在推进过程当中,已经暴露出一些问题。
  
  王毅并未说明存在问题的是哪个地区或医院,但他直言,个别地方医联体处于“联而不通”的状态,有些大医院“跑马圈地”,偏离了既定的方向。
  
  实事求是讲,目前医联体主要依靠行政推动,内部工作机制并不健全。王毅坦言,机构分工协作、医疗资源共享、利益风险共担等机制尚未建立,且各地在支付方式、人事薪酬激励、服务价格调整等方面改革力度不强,支持政策不完善。如何处理“数量和质量的关系”以及“上下级医院的关系”,考验政策制定者的智慧。
  
  未来:家庭医生收入不低于上级医院同年资人员收入展望未来,医联体建设还有很多亟待提升的部分。按照李克强总理的要求,医联体需要制定相应的考核办法,对纵向合作的医联体等分工协作模式实行医保总额付费等多种方式,通过设置不同报销比例等措施推进分级诊疗。
  
  据王毅透露,国家卫计委正在加紧制定与医联相适应的绩效考核办法,其中包括完善价格补偿机制,按照“以事定费、购买服务、专项补助”的原则,统筹使用公共卫生服务等经费,并建立服务绩效为导向的补偿机制。值得一提的是,在健全薪酬机制方面,王毅着重强调,绩效工资改革会逐步实现基层医务人员特别是家庭医生的收入不低于上级医院同年自医务人员的收入水平。
  
  为引导三级医疗资源下沉,大医院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协作情况以及基层诊疗药占比、双向转诊比例、局面健康改善等指标将纳入考核体系。“考核评价结果会作为人事任免、评优评先等的重要依据,并会与医务人员绩效工资、进修、晋升等挂钩。”王毅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